玩客云--玩客币/链克社区,玩客币行情,区块链资讯,玩客币交易平台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焦点 资讯 价格 区块 挖矿 知识 交易教程 加密货币 视频

程实:中美数字虚拟货币大局观

加密货币 www.918yc.com
>

文/新浪财经建议领袖专栏作家 程实、张弘顼

目前决定将来,地方决定态度。大家正面临传统国际货币体系向全新数字虚拟货币年代进化的历史转折点。虽然现存数字虚拟货币的形态万千,但其最后走向并不是无迹可寻。中美现阶段货币地位、进步阶段与市场环境的差异,正在左右他们各自应付数字虚拟货币变革的路径选择。中国身为旧有体系的挑战者,选择全方位禁止私人稳定币,率先自研自建数字货币来适应数字经济大年代的到来;而美国作为守成者,尽管到今天仍处于摇摆不定的状况,但更偏向于将私人稳定币纳入原有监管范围,借用数字虚拟货币的渗透性延续USD霸权。以货币为基础,中美数字经济的将来也将呈现出不同形态:中国强调公私的“分工分层”,一步到位明确革新方向,确保公有部门主导下一代网络基础范围的有序管理,为私人部门专注于应用革新创造充足条件;美国则重视公私的“角逐协同”,自然演化孕育革新机会,不严格区别基础范围与应用革新的公私分工。

关于数字虚拟货币监管的争论有两个要紧问题,第一是以资产为主要属性的数字虚拟货币应怎么样监管,第二将来以货币为主要属性的数字虚拟货币应该姓公还是姓私,或是公私共存?假如要解答这两个问题,大家第一需要明确数字虚拟货币的分类,知道何种数字虚拟货币以资产或货币为主要属性。如图1所示,在现存的多种数字虚拟货币形态中,数字货币、其他资产稳定币和算法稳定币资产属性更强,而锚定法币的稳定币与CBDC则凸显货币属性。值得关注的是,除央行主导研发的CBDC以外,其他数字虚拟货币均由私人机构发行。数字货币以大家所熟悉的BTC、ETH为代表,它们以内在特有机制创造价值,币值波动剧烈,是有风险的投机性资金投入。稳定币主要分为三类,锚定法币的稳定币诸如泰达币、美元C和Diem,与USD1:1兑换,但彼此之间也存在细微差异。泰达币是现阶段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USD稳定币,由Tether发行且不受监管。从其披露的底层资产报告来看,商业票据等短期债务证券的占比近50%,性质像货币基金。而美元C和PAXOS等受监管的USD稳定币储备资产主要构成则为现金等价物,更接近于传统意义上的货币。第二类稳定币锚定其他资产,包含存贷款、债券、股票、大宗产品和加密货币等。第三类算法稳定币革新型更强,不以任何资产为抵押,通过增发、通缩、债券、分红等算法工具来调节供需关系,以期达成币值稳定,但现在来看“价值稳定”这一核心功能并未完全达成。这样来看,法币稳定币偏向货币属性,而锚定其他资产的稳定币与算法稳定币资产属性更强。由央行主导研发的CBDC则是纯正的货币属性,由存款筹备金或现金1:1兑换,具备法律效力。

7月19日,耶伦召集美国监管机构讨论稳定币规则,并指出需要飞速颁布稳定币监管框架。在日前中国央行发布的《中国数字货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中,也强调了稳定币潜在的很多风险和挑战。需要明确的是,中美监管所针对的稳定币特指上述分类中的法币稳定币。锚定法币的稳定币为什么在此阶段同时遭到中美监管的高度看重?大家觉得主如果缘于其特殊性。纵览私人机构发行的数字虚拟货币,唯有法币稳定币具备货币属性,而相较传统法币又能改变外贸支付的痛点,或直接与公共法币形成角逐关系,对原有金融体系的稳定构成一系列威胁。第一,用稳定币的公众可能缺少适合的保护。譬如泰达币常因储备资产的公开透明度低而遭人诟病,即使足额发行,其资产构成也由发行方自主决定,面向传统金融机构的筹备金率需要并不适用,或会触发挤兑风险。第二,稳定币的匿名性对打击反洗钱构成障碍。稳定币允许在完全匿名的基础上进行买卖,虽然解决了数据隐私问题,但会显著增加洗钱的犯罪风险。第三,稳定币还可能对政府在货币创造中有哪些用途产生威胁。因为发行者增发稳定币并不受限制和审查,因而或将很多的非现金资产转换为高能货币,从而导致额外的信贷扩张。

对以资产为主要属性的数字虚拟货币,中美整体上否定态度趋同,但监管力度及方向有所差异。一方面在于监管加密货币的买卖行为。巴塞尔委员会发布的《对加密货币敞口的审慎处置》[1]遵循最低标准原则,各国可以依据自己状况实行更严格的监管。美国监管符合协议最低标准,旨在将私人数字虚拟货币纳入既有金融监管框架,虽不排斥买卖,但需加以合理监管,并依法纳入税收体系。今年1月,OCC(美国货币监理署)提出,允许美国国家银行和联邦储蓄协会用遭到监管的公有区块链和稳定币进行结算。最近,美国参议院提出的新基础设施法案明确需要对数字货币加大税收执法,其中经纪人(即任何负责并按期提供任何达成数字资产转移的服务的人)均需提供税务报告,具体到每一个顾客的名字和地址,及有关总收益的详细情况,预计有望贡献280亿USD的税收。而国内则处于更严格的监管情形,通过全方位禁止本国银行类金融机构有加密货币敞口,以杜绝对国内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今年6月,央行就数字货币买卖炒作问题约谈多家银行与支付机构,第三强调不能为有关活动提供竞价推广账户开立、登记、买卖、清算、结算等商品或服务。另一方面在于打击高耗能的挖矿行为。自3月开始,中国的内蒙古、新疆、四川和青海等地相继提出挖矿停业整顿的计划,据剑桥大学数据,中国BTC挖矿活动在全世界的占比已从2021年4月的65%降低至2021年4月的46%。而美国在新基础设施法案中,则有参议员对经纪人的概念提出修改建议,觉得不应付矿工和软件开发者征税。

对以货币为主要属性的数字虚拟货币,中美监管部门均认同货币应由公有部门主导,但公有部门的参与路径出现分岔。美联储在7月发布的论文[2]中提到,虽然私人稳定币的进步正来势汹汹,但货币由私人部门发行在历史上却并不是初次出现,19世纪美国的Free Banking Era即像目前稳定币的野蛮成长近况。因为私人货币没办法满足公众任何时候都能足额偿付的需要,加强了验证货币价值的社会本钱,最后在一系列法案的推出之下退出历史舞台,稳定币亦将这样。论文同时提出重要结论,对于稳定币导致的潜在系统性风险,有两种解决方法,第一是规范稳定币的发行者,将其转变为公共货币。第二则是自行推出公共属性的CBDC,全方位取代稳定币。目前,中国央行自主研发的数字货币已进入全民公测阶段,无疑选择了第二种解决方法。美联储尚未做出确定性选择,但大家觉得,美联储的确有理由使用第一种改进相对温和的策略。正如美联储副主席演讲所述[3],CBDC由美联储研发不肯定比私营部门做的更好,还将耗费巨大的公共系统开发本钱。现在的法币稳定币主要锚定USD,因此美国仅需将USD稳定币纳入监管范围,就能实质控制所谓的许可链,延续USD在全球经济中的霸权主义。据报道,2021年美元C和泰达币的地址均出现配合执法机关被封禁的情形,这一定量上表明,美国通过对USD稳定币的监管和控制,也能与SWIFT金融制裁达到类似成效。

就数字虚拟货币的将来进步路径,中美监管均做出了既有条件下的理性选择。中美现阶段货币地位、进步阶段与市场环境的不同,正在左右他们各自应付数字虚拟货币变革的路径选择。由此,中美监管部门在数字虚拟货币有关范围推出的政策并不是碎片化,体现出基于现实情形的统筹连贯性。中国身为旧有体系的挑战者,改革更为激进,率先推出CBDC以适应数字经济年代的变化。而美国作为守成者,推出数字USD的进度相对滞后,主要目的是先将私营部门发行的USD稳定币纳入监管范围。见微知著,中国将来数字经济的进步将更强调公私的分工分层,需要公有部门主导下一代网络金融和计算基础设施的有序管理,为私营部门专注于应用范围的业务革新创造好条件。相较之下,美国将更重视公私的角逐协同,不严格区别基础设施与革新应用的公私合作模式。上述两种进步路径各有千秋,中国在基础设施范围的自然垄断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效率,在统一的CBDC基础上,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实体经济的革新方向性更为明确。而美国沿循更开放的进步路径,有望在自然演化中孕育革新机会,但在本合适自然垄断的公共范围或会出现角逐的资源浪费。

参考文献:

[1] BCBS. (2021). Prudential treatment of cryptoasset exposures

[2] Gorton, G. B., & Zhang, J. (2021). Taming Wildcat Stablecoins. Available at SSRN 3888752.

[3] Randal K. Quarles. (2021). Parachute Pants and Central Bank Money. At the 113th Annual Utah Bankers Association Convention, Sun Valley, Idaho[4] Chair Gary Gensler. (2021). Remarks Before the Aspen Security Forum.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5] 中国数字货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组,2021年7月

>

关注我们